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旧版入口 人民论坛网-思想-观点-理论-言论-访谈-时政-新闻-观察-评论-深度-经济-民生-问卷-期刊-党建-文化-生活-法制-图片-专题
文史
分享到微博 人民微博分享人民 腾讯微博分享腾讯 新浪微博分享新浪 凤凰微博分享凤凰 网易微博分享网易 开心分享开心 人人分享人人

胡长清堕落史:暴露只因一次阴差阳错的变故

2013年07月23日14:31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胡长清(资料图)

  本文摘自《走向刑场的副省长———胡长清堕落史》,群众出版社。2001年1月出版

  从1998年下半年开始,胡长清一直在活动调回北京,而且达到了目的。如果不是一次阴差阳错的偶然变故,胡长清恐怕仍平安无事地稳居副部级高位。

  1999年5月,我国在昆明举办世界园艺博览会,8月6日是江西馆日。本来胡长清已得知他马上要调回北京工作,但他还是提出按他原来的政府分工,由他代表省政府去主持这个开馆式,以此给他在江西的工作画上一个句号。

  8月5日,胡长清率团飞抵昆明。6日上午他主持了江西馆日开馆式,并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开馆式结束后,胡长清在午宴上对工作人员说:“这是我作为省领导参加江西的最后一次活动了,我马上要回北京了。以后有什么事,你们上北京来找我。”

  其实,胡长清来主持这个开馆式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是想借机绕道去广州,为情妇胡××落实工作调动问题。因此,7日上午他参加完江西和兄弟省市之间的一个经济技术合作项目的签字仪式后就不知去向了。此时,云南省有关领导作为东道主要回访江西代表团,工作人员心急火燎地怎么也找不到他。

  与胡长清同来的江西省政府王秘书长问胡的秘书:“胡省长到哪去了?”秘书江××也一脸茫然:“我也不知道呀”他知道胡长清生活随便,经常不打招呼私自外出,心想这次大概又溜到哪里潇洒去了。

  王秘书长当即指示工作人员不停地打胡长清的手机,中午时分,总算通了电话。胡长清对秘书长说:“我要回去办点私事。我现在在机场,因为回南昌没票,临时决定绕道深圳回南昌,马上要登机。”“是否让秘书和你一起去?”秘书长问。胡长清一口回绝:“算了,不用。”随后电话就断了。

  秘书长将此事电话报告了江西省政府主要领导。省政府领导指示江西驻深圳办事处派人到深圳机场去接胡长清。但是当日所有昆明飞往深圳的航班落地后均不见胡长清的影子。于是,引起了省领导的警觉,派人去查找昆明机场当日出港名单,看看他到底是坐哪次航班去了哪里。可是结果又令人大吃一惊:当日出港名单中根本就没有胡长清连续不断拨打胡长清手机也始终不通。

  一名副省长突然神秘失踪,且种种迹象颇令人猜疑:云南地处边防,他被劫持、遇害还是要出逃?

  这一异常情况立即引起了江西高层紧急关注。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慎重商量后决定报告中央。在中央领导同志的过问下,江西省和中央、国家有关部门刻不容缓,立即组织查找。江西省委书记舒惠国、省长舒圣佑、常务副省长黄智权向江西省公安厅厅长丁鑫发、省国家安全厅厅长康宏扬、省邮电管理局局长王孝槐下达了任务,并和他们从下午3点直到次日凌晨4点,一直守在办公室部署查找。

  这期间,舒圣佑省长曾几次拨通胡长清手机,问他在哪里,他说是在深圳,而有关方面一查手机信号却表明他正在广州。原来,他是持化名“陈凤齐”的假身份证从昆明飞抵广州的,来之前他先给与他关系甚好的广东省民族宗教事务局领导打了个电话,于是该局领导派人事先以他人名义登记了中国大酒店1430客房给胡长清住。当晚,广东民族宗教事务局领导以丰盛的晚宴热情款待胡长清。该局领导如此盛情,胡长清的兴致颇高,开怀畅饮,结果喝得醉醺醺的。

  回到宾馆,酒劲发作的胡长清异常烦躁地挥着手说:“我,喝多了,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唉我完了”他这酒后胡话,果真被言中。

  由于喝多了酒,回到住处后他接到舒圣佑省长打来的电话,不知说些什么,索性把手机关了。然后胡乱冲了个澡就趁着酒劲呼呼大睡。

(周围)
[责任编辑:王驰]

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读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