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旧版入口 人民论坛网-思想-观点-理论-言论-访谈-时政-新闻-观察-评论-深度-经济-民生-问卷-期刊-党建-文化-生活-法制-图片-专题
思想
分享到微博 人民微博分享人民 腾讯微博分享腾讯 新浪微博分享新浪 凤凰微博分享凤凰 网易微博分享网易 开心分享开心 人人分享人人

浮躁是舆论界一大恶症

2013年07月23日10:08 来源:党建网

  多年以来,有偿新闻、虚假报道、不良广告和低俗之风是新闻界的四大公害,其流弊殊深,并时有起伏,迄未根绝。而新闻浮躁则往往是上述四害的思想根由之一,也是当下一些新闻工作者文风不正的一大重要表现。

  浮躁,既浮且燥,浮华其表,狂燥其中,是一种急功近利的心态表征。它热中于速成速效,或企图以少花力气,甚至以不费吹灰之力;或挖空心思、费尽心机,四处捕获猎物,以竟其烘炒某些虚假报道、低俗新闻之全功。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浮躁和娱乐化紧密相连。娱乐化是新闻浮躁得以尽情释放的平台和归宿。浮躁就是奔着娱乐化去的。娱乐本非坏事。适当的健康的娱乐应该提倡。它有利于放松精神、陶冶性情。崇高的娱乐享受,使人身心两益。但娱乐如果到了“化’’的程度,娱乐第一,娱乐至上,娱乐挂帅,以致娱乐至死,使娱乐弥漫整个社会,则堪称大患。当下,娱乐化已成为某些新闻工作者第一新闻信条。他们捕捉的一切新闻现象,都要竭力与娱乐挂钩。在他们的笔尖底下、鼠标指向、摄像荧屏、广播音频里,娱乐是他们做新闻的最基本元素和必备基因。他们看待世上万事万物,甚至连一些严肃题材,也无不同娱乐搭上关系。例如两会采访,一些记者访员尽力追逐一些、甚至制造一些滑稽题材,寻噱头,觅花边,使之充斥于版面、荧屏、网络页面……至于两会议论的国家大事,对不起,全然被搁置一边。为适应当今的“全民娱乐”时代的“需要”,公众胃口那么“大”,眼球吸引度那么“高”,一些新闻人夙兴夜寐地搜索、觅猎的尽在于斯。有人问,在这张铺天盖地张起的娱乐化大网之下,当今天下还有什么可以不拿来供公众人士娱乐的呢?

  如果娱乐化是个纲,纲举目张,各目纷呈杂现,令人眼花缭乱。

  其一是名人效应。

  大凡和名人,影剧、体育明星、歌星相关的,不论是正面名人或者是“负面”名人,其奇闻轶事、寻衅掐架,“横刀夺爱”,种种情感纠结、寻欢作乐、闺房私密以至一切鸡毛蒜皮、芝麻绿豆,悉数都是供人兴奋、关注、开怀的爆料。大家都记得去年对女航天员刘洋的炒作,一时间如大潮汹涌,沸反盈天。刘洋之母成了当代孟母候选人,一个八杆子也打不着的七爷爷,成了一些记者搜索刘洋幼时种种琐事的新闻源,吓得那位颇上了年纪的爷爷逃之夭夭,躲到山里。至于刘洋的父母大人,诸亲好友,同窗老师,隔壁邻居,几乎无不被追逐了个遍。对于名扬海内外的飞人刘翔,前些年,对其所谓“恋情”,不顾刘翔一再声明解释,一些嗅觉格外灵敏的记者,硬是捕风捉影,穷追不舍,全然不给当事人留一点隐私。至于那位管大爷、莫言先生打从领了诺奖以后,数月以来,历经多次地毯式轰炸!各路记者访莫,长枪短炮伺侯,一伙兴奋的新闻人蹲守在管大爷的高密故居,凡其邻居同伴、七姑八姨、远房亲戚,几乎无一漏网,也是都被采访了一个遍。由于新闻界诸位同仁的推波助澜,莫言热一时间如同尖脉冲一般跃升,四乡八邻,全国各地,莫“粉”们纷至沓来,扒一块故居的砖,拔一片在故居萝卜地里的萝卜叶,简直把莫氏故居围了个水泄不通。管大爷的亲人从故宅给管大爷打来告急电话,惹得管大爷连连惊呼“受不了”。

  受媒体之宠若惊的不止是上述一类名人。那一位由于触犯刑律,该坐六年班房的摇滚明星臧天朔,其正式刑满期要等到2014年8月。前些时,刚一假释出狱,众媒体立即蜂涌而上,为他筹划媒体见面会,复出个人演唱会……这俨然是一个好“卖点”。给广大受众擦眼药的,还有一些“负面”名人。例如杀人劫财的悍匪周克华,环绕对他的围捕、被枪杀的过程,炮制了多少匪夷所思的诡情谲节。这方面的细微,下文再提。单说由于周克华“横空出世”,周的母亲,周的女友张贵英,以至张的父母都成了被人肉搜索的绝佳对象。令人跌落眼镜的是,张贵英的父母亲连张和周克华的情人关系都不知情,记者们也绝不将他们放过。真是活生生的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们大家都知道,西方新闻界有一大群狗仔队,是专门窥名人隐私,钩名人细微,为社会公众所不齿的。黛安娜公主由于交通事故殒命,她的座驾后面就尾随着这样一群无孔不入、完全不顾廉耻的狗仔们。我们的一些娱记中,也不乏可以与西方狗仔们媲美、匹敌的同行们。他们以蝇营狗苟,追腥逐臭为殊荣,闻着一点腥味,即趋之若骛,猛劲扑去。他们十分陶醉、眩晕于自己的狗仔营生之中。只要猛料一到手,不问就里,不顾事实真相,不顾新闻效果,马上版面就有了,荧屏视屏也有了,他们的狂欢节就到了。

  二是习惯性的质疑症。

  患这种病症的人,社会上众,在新闻从业人员中也众。首先应该声明,每当发生突发事件,由于某些地方、部门信息不透明,公众的知情权没有得到应有的保障和满足,由此提出某些对于该突发事件的疑问,希望得到满意答复,是通情达理的。由于思想落后于形势,落后于公众的需求,某些地方、部门的应答或慢半拍,或慢一拍、两拍,以至更多拍,甚至答非所闻,有时是出于无奈,有时是出于护短,甚至是为了保政绩,保自己头上的红顶戴。群众为之呛呛、拍砖、吐槽,是很正常的。一些地方和部门要认真反思,汲取教训,奋力跟上形势和公众的需要,尽力做到双向沟通,使群众感到满意。但是如果面对铁的事实却总是一百个不信,一千个不依不饶,一万个质疑,就是意气用事了。近年来一个典型案例,即是对悍匪周克华的服法、被击毙,总是有人坚不相信,总是怀疑被击毙的不是周克华本人,而是一名长沙警察。甚至当那位被“击毙”的警察活着站出来作证时,仍然一口咬定周被击毙是一条“假消息”。直到警方拿出周的DNA铁证,这种质疑才渐渐消停下来。可是,事情过了数月,当着庭审周的女友张贵英时,一些报网抓住张贵英一句什么“她不确认被击毙者就是周克华”,顿时,几个月前“周克华未被击毙”之说又卷土重来,似乎怀疑论者又得势了。总之,遇事先怀疑,你说什么都不信。这种质疑往往从各个角度、各个侧面提出,堪称全方位。这种质疑调动诸般新闻武器,除新闻、通讯、杂文,还加上时评、评论。一些酷评更把种种怀疑提到难以想像的高度。质疑了,如有回应,于是再质疑,再回应。质疑者张嘴就疑,回应者开口就应。回应者的开口就应,当然是一个问题。这里且按下不说。但是质疑者的置疑则陷入为怀疑而怀疑的怪圈里,如此周而复始,循环往复,似乎再无穷期。

(祖禹)
[责任编辑:韩冰曦]

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读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