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旧版入口 人民论坛网-思想-观点-理论-言论-访谈-时政-新闻-观察-评论-深度-经济-民生-问卷-期刊-党建-文化-生活-法制-图片-专题
百味人生
分享到微博 人民微博分享人民 腾讯微博分享腾讯 新浪微博分享新浪 凤凰微博分享凤凰 网易微博分享网易 开心分享开心 人人分享人人

大学里的不同人生

大学里的不同人生
2013年07月23日09:55 来源:中国青年报

  谁也不能说,不出国、没留在大城市的大学生就不会成功,就没有光明的未来。无论是提升自我还是实现所谓的成功,都有多条路径,从来都不是“华山一条道”。就像一些乐观的“穷”学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常提到的一句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大一暑假,16岁的刘和去参加一个饭局,“我强迫自己在饭桌上变得老练一点,这样别人才会相信你,才会把兼职的机会给你。”刘和是成都一所211高校的学生,那一年,她赢得了兼职的机会。

  刘和很少想过频频参加这样一些饭局意味着什么,她像往常一样继续着赚钱“养活自己”的日子。只是当她在周末和假期“抓紧挣钱”之时,班上家境富裕的同学则在寝室鼓捣代码、创建小型网站,或去参加艺术团,“他们的生活丰富很多”。

  与此同时,班级里那些所谓“有钱人家”的孩子也对刘和刮目相看。“像刘和这样的同学,他们接触社会早,成熟并且经验丰富,将来不管是做企业还是从政,都非常适合,我们虽然现在过得开心,但将来就是干一个技术工种。”刘和告诉记者,虽然大家都不曾明说,但她很清楚同学们的想法。

  不过,刘和并不喜欢这种“成熟”。读研的时候,刘和的一位同学与同实验室的一个男生关系处不好,于是刘和劝她,“你可以适当去迎合他一点,投其所好,不要有什么就说什么。”后来,她想了想,“我觉得自己过早成熟了,有了心机,说的好听一些是更了解社会规则了”。

  “还是不喜欢……因为,显得没那么青春。”她说。

  社交网站的兴起,进一步将大学分成不同的“圈子”

  过去的10年,互联网快速扩张,而社交网站的兴起,不仅颠覆了此前学生之间面对面交流的校园生态,而且进一步将大学校园分成不同的“圈子”。

  2007年,刘和大二,被称作中国版Facebook的人人网兴起,被认为是扩大个人社交网络的革命性尝试。刘和记得,当时班上几乎所有的同学都注册了账号。也就是在那段时间,刘和看到了那些有钱人家孩子的生活是如此的“潇洒”,“他们经常发各种各样的照片,化妆美照、主持经历、旅游、聚餐,都很美”。

  这些是她在现实生活中并不了解的,刚开始,她窃喜于能够了解别人的生活,并告诉自己要“见贤思齐”。但渐渐地,她开始讨厌这里,“差距太大,追起来很辛苦,还会影响自己的心情。”到后来,她几乎不怎么再登录这个账号了。

  湖南大学的一名讲师也有同感,她是2000年考进的大学。她告诉记者,“我们当时在网上真的在认真讨论文学、思想,不像现在。”她说,“除了口水,还是口水。”网络上聚集着的要么是“炫富帖”、“卖萌帖”,要么就是各式“愤怒的青年”。

  “我是大三才有的电脑,有了之后就基本泡在网上。”刘和告诉记者,她的室友也一样,“大家上完课回来,电脑一开,就各玩各的了。” 而她所在的班级,除了唯一的一次集体春游之外,“平时都是小圈子一块玩儿”,甚至更多时候,是“各自为政”。

  而10年前,也就是肖明刚读大学的时候,网络才开始流行。大一,每个班只有一两个人有电脑,大二大三之后,有一半的人都有了。那时候,聊QQ是件很时髦的事,后来又流行博客。在肖明的印象中,网络还只是他们大学生活的一小部分,主要还是面对面的交流,尤其是同班同学之间。相比于如今的班级活动难以开展,那时的集体活动几乎是班里全体参加。

  在现实生活中,郑君并不愿和别人谈论自己。他说:“不是每个人都对你的事情那么感兴趣,所以我不大去跟别人交流自己的内心想法。”但是,和刘和不同的是,他喜欢在微博上“自我纾解”,他说,他期望“有心人”的关注。

  然而,“有心人”总是很少,郑君很多状态的评论为零。“有点自娱自乐吧。”他说。

  他的室友王跃则喜欢在微博上去“分享”,“每到一个新地方,我都会上传一些照片”。 相比之下,王跃的这种“多姿多彩”似乎更能获得关注。两人的微博粉丝量分别是106和4400。“微博粉丝量代表的是你的影响力,现在不少有钱的父母都花钱给孩子买粉丝,这样对以后的职业发展有帮助。”王跃说。

(邱晨辉 实习生 汪乐萍)
[责任编辑:王业]

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读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