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旧版入口 人民论坛网-思想-观点-理论-言论-访谈-时政-新闻-观察-评论-深度-经济-民生-问卷-期刊-党建-文化-生活-法制-图片-专题
法制
分享到微博 人民微博分享人民 腾讯微博分享腾讯 新浪微博分享新浪 凤凰微博分享凤凰 网易微博分享网易 开心分享开心 人人分享人人

应同样警惕冀中星的犯罪示范效应

2013年07月23日09:52 来源:观点中国

  20日晚18时24分,一残疾男子在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B出口外引爆自制炸药,经确认,该男子为山东菏泽人冀中星。昨日,北京警方确认已对嫌疑人冀中星正式刑拘。(7月22日《新京报》)

  冀中星事件让本来盯住瓜农事件的舆论矛头一转,几乎全部指向了东莞市委市政府。各大媒体的新闻调查围绕冀中星是否因殴打致残、那10万元是否为赔偿等话题展开。冀中星在这起事件中,可以称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弱者。根据新闻报道称,他已经对社会失望到绝望。在无数人同情冀中星,对他的遭遇表示不平时,我们看到了媒体的巨大能量。在舆论密切的“死盯”之下,真相通常可以很快大白于天下、受害者的冤屈可以得到申诉、每一个关注新闻事件的公民也会得到伸张正义的慰藉。但同时也不能忽视他的负面效应,如果说他是弱势就忽略了违法的现实,这样的因果背后的逻辑却是可怕并且非法的。

  媒体在对冀中星的身份进行定义时,他除了弱者、受害者、蒙冤者之外,不能忽视冀中星同样是一个扰乱了社会秩序的犯罪嫌疑人。自媒体能力毋庸置疑,但是同时又有——一味同情而忽略他危害公共安全的——的“单线条”思维弊端。昨日北京警方透露,7月20日首都机场爆炸案嫌疑人已被刑拘。警方已对嫌疑人进行讯问,包括如何来京、如何到达机场、是否有人协同作案、爆炸物在来京前还是来京后制作等问题。许多人把精力集中在了抱怨一些执法机关在“抓人”方面出兵神速,一些司法机关却迟迟不能为冤案平反上面,这并无不妥。但是我们不能纵容以任何形式出现的“犯法”,这与犯罪嫌疑人所背负的东西无关,它只关于一个文明社会对法制底线的分划。

  与“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对应的还应该有一句 “冤者触律与平民共论”。全面的身份判断,不应影响我们对冀中星冤屈原委的彻查。相反,我们更不应该因冀中星背负了冤屈而忽视他触犯的法律。在报道中,对一个人多一面的还原再判断,会让我们的正义看起来更真实、也更可信。

  在这种共识之上,媒体除了不停追踪冀中星案件后面的盘根错节,同样要警惕在报道中产生的“犯罪示范效应”,要给社会展现一个更立体的报道而非脸谱化的描绘。如果为吸引受众关注而采取渲染性的做法,无疑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黄色新闻泛滥的美国媒体的翻版。新闻事件的扩散自然取决于媒体报道的角度,如果是对事件的原委、暴露的问题进行评述,可以带给社会更加理性的思考,而如果对一些犯罪行为的细节描述过于详尽,对一些谬误的逻辑赋予更大的合理、甚至合法性,则有可能在不经意间让一则新闻报道具有了可怕的“犯罪示范性”。

  “犯罪式维权”是一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极端行为,不可取更不值得宣扬。它既给当事人带来了不可挽回的伤害,同时增加着社会戾气。我们不应没有更好的方式方法去处理矛盾和冲突,这其实仅需要一小部分执政者的智慧,更多的则决于执政者的诚意。

  冀中星事件里,“上访”、“冤屈”、“伤害”等等我们熟悉而又敏感的新闻词汇频频出现。想必冀中星遭受的伤害很快会有个说法,这种快速反应或许给了许多“诉冤无门”的人提供了一条新路径。多年维权无门,似乎只有这种不惜以自我毁灭的行为才能换来公平和关注,这种“逼上梁山”的出现,已经是一个社会的悲哀,我们看到关于制度的反思和改革更加迫在眉睫。

  总之,在新闻事件中,媒体的报道方式和角度事关重大。对新闻事件进行客观、真实的还原远比一条耸人听闻的标题、千篇一律的通稿更有价值;一次对于根源的探问追溯远比一次粗浅的批评喊话更有内容。如果因为主观判断的狭隘,遮蔽了客观事实,那我们所谈论的“思考独立性”与“媒体客观主义”,永远只能是说说而已。

(杨公振)
[责任编辑:王驰]

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读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