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旧版入口 人民论坛网-思想-观点-理论-言论-访谈-时政-新闻-观察-评论-深度-经济-民生-问卷-期刊-党建-文化-生活-法制-图片-专题
百味人生
分享到微博 人民微博分享人民 腾讯微博分享腾讯 新浪微博分享新浪 凤凰微博分享凤凰 网易微博分享网易 开心分享开心 人人分享人人

敦煌现代石窟:传承千年文明的文化苦旅

2013年07月23日09:38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西出敦煌,绿洲散尽,戈壁茫茫。

  这条道路,是古丝绸之路上被称之为“阳关大道”的一段,曾经驼铃叮叮,商旅漫步,走上这条道路就意味着生还故土,因而那些从这条道路走向敦煌的人,内心中总是充满了感恩与期待,伴随着这条道路的党金果勒河(俗称党河),不息的波涛,为九死一生的人们喝彩和欢呼。这一切,似乎延续了上千年。

  千年之后,这里明显地沉寂了下来,就连河谷巨大的断崖上开凿的敦煌西千佛洞,也是路断人稀。然而,就在这里,公元1996年10月,常嘉煌开始了他的传承敦煌艺术的文化苦旅——他在距离西千佛洞之西3公里左右的崖壁上,开凿了敦煌现代石窟。

  直到今天,上下三层,穿越地层数百米的长廊,记录了常嘉煌的艺术神话,也为世人所关注。说这是传承敦煌文明的一个创举,不如说是一个艺术家面对未来,对艺术对梦想对人生的垂询与献与。

  两代人的敦煌梦

  许多人都知道,常嘉煌是敦煌守护神——常书鸿的儿子,生长于这个背负了对敦煌无限热爱的家庭之中,常嘉煌深知敦煌的分量。

  他清楚,父亲在世时,就一直设想要在敦煌建造现代石窟。早在1959年,常书鸿领导一批艺术家(包括兰州艺术学院师生)创作新壁画时,就曾组织大家在莫高窟洞窟中讨论制作新壁画、新雕塑的问题。他计划在敦煌附近的崖壁上开凿新洞窟,以此作为保护敦煌,研究敦煌,学习敦煌,推陈出新,创作敦煌艺术的继续。由于种种原因,这个设想没能付诸实施。

  晚年的常书鸿,对于创作新洞窟的思想一直都没有放弃,并把完成这一设想的希望寄托在儿子常嘉煌的身上。1993年,当他知晓嘉煌与敦煌有关方面达成建设“国际敦煌艺术中心”项目时,立即致信给儿子,除了赞同建立艺术中心,还提出要在敦煌附近崖壁上建造新洞窟。他认为一般艺术作品在展鉴会和陈列馆中,陈展一个时期,总要拆换收藏起来,不陈展时没法看到,而在洞窟中实地作壁画、雕塑,则可以永远保存在崖洞中千年不变。“敦煌的崖壁是绵延数十公里,敦煌气候干燥,从地理、气候等各方面来讲,在崖壁上建造的洞窟是一项耗资不大的永久性精神文明建设。”

  常书鸿认为,在敦煌附近的崖壁上开凿石窟,可由来自国内外的艺术家进行壁画、雕塑等创作。在石窟前建艺术村,这将是艺术家创作和交流的场所。这项工作如同公元366年乐樽在敦煌莫高窟开凿第一个洞窟那样,由21世纪的艺术家进行与人类历史发展同期的创作,将无限期地延续下去,逐渐形成与众不同的新的石窟艺术。

  父亲的教诲,常嘉煌一刻也不敢忘记,唯有敦煌,是他的归宿;唯有现代石窟,是他此生的追求。他终于获得敦煌市政府同意,并且获得了几平方公里的用地,开始着手在西千佛洞附近断崖上开凿石窟。

  1999年,92岁高龄的赵朴初先生给常嘉煌的母亲李承仙女士发来贺函:书鸿先生遗志与令郎远赴敦煌开凿新石窟,不胜佩感,新年敬祝健康愉快,学问日新,一切善愿悉皆成就。

  这无疑是巨大的鼓舞,在荒芜人烟的戈壁上,从事一项伟大的文化工程,必须有伟大的忍耐和伟大的坚守。这些富有良知的鼓励,的确是最珍贵的。

(胡 杨)
[责任编辑:王蕾(实习)]

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读取中......